Home 走入城區 淺談德國的紀念物保存

淺談德國的紀念物保存

by 藍 志玟

【 文|藍志玟 】

台灣對於具有歷史、藝術與文化意義的物件,基本上稱為古蹟,或是借英、日的概念稱之文化資產/遺產(Cultural heritage)。類似台灣的文化資產保存概念,德國稱的紀念物引用拉丁文monere的字根,意思是提醒與記憶,因此拉丁文的monumentum也就是紀念物,德國前期的神聖羅馬帝國利用Monument表示有紀念性質的痕跡,或是物件。十八、十九世紀隨著神聖羅馬帝國的崩解,德意志文化主體需求升高,有人開始借用Monument的概念,區別神聖羅馬帝國,參考希臘文字發明紀念物的德文字—Denkmal。之後文學家歌德(Goethe)為推廣德意志主體精神,大力推廣Denkmal這個字,讓德國不使用Monument而是Denkmal這個字,德文的紀念物保存Denkmal(紀念物)Pflege/Schutz(保存)文字也是由此而來。為避免將台灣的保存與德國的保存作類化,本文以德國的紀念物保存用字做描述。

德意志帝國前身的普魯士王國之紀念物列冊與記錄,開始在十九世紀初,由當時的第一任保存官Karl Friedrich Schinkel所提倡,Schinkel擔任中央官員時要求地方官員配合地方紀念物做列冊,由於帝國領土破碎且地方權力強勢,有時地方並不完全聽命於中央,因此每個地方的列冊回報並不完整。即便如此,能力所及之下,Schinkel的保存列冊事必躬親,只要是普魯士歷史與文化相當有意義的地方,Schinkel則親自參與測繪與資料收集,因此戰後瓦礫中的德國仍可以利用前人的測繪資料作紀念物重建。

由Schinkel規劃設計的舊美術館。(作者)

幾年前Dresden婦女教堂或是現在的柏林皇宮教堂重建討論,對於重建是否是作假記憶相關課題,德國與其他國家的討論基點不盡相同。一方面是德國重建的資料充足,另一方面是德國歷經戰爭成為廢墟,如果具有紀念性,但已損毀的建築或物件,因為怕造假古蹟而採當代風格新建,對於戰後城市景觀幾乎是廢墟的德國來說,禁止重建是不是也讓德國人失去歷史空間記憶?因此每次重建在德國會被熱烈討論,人民歷史記憶vs國家記憶,新造是不是假貨等議題,建築史學家,歷史學家與保存學者也在正反雙方的辯證中找到大家勉強可以接受的城市景觀歷史呈現。

重建中的Dresden婦女教堂工地狀況,可以知道拱頂是新建,而非原樣重建。(Jörg Schöner, Dresden/ https://www.frauenkirche-dresden.de/wiederaufbau/

目前德國中央層級的紀念物保存機關是(DeutschesNationalkomiteefürDenkmalschutz,簡稱DNK),是德國文化與媒體部(Staatsministerfür Kultur und Medien)下的機關,主要是整合德國十六個邦的保存資訊與推廣,代表德國參與歐洲或跨國的文化政策代表。至於地方紀念物的指定與保存執行,則交給各邦保存機關自行處理。德國各邦有自己的文化政策,如果想知道德國全國的保存政策與方向,可能得問每一個邦的保存主管機關才能看到德國保存政策整體面貌。

2020仍在進行中的柏林皇宮重建工地現況。(翁豪)

德國並沒有國家級的紀念物保存法,反而是各邦有自己的法條與管理方式,德國各邦的紀念物保存法承襲威尼斯憲章的精神,再依照自己邦的特色調整法條。例如巴伐利亞邦的保存法為1973年頒佈的巴伐利亞紀念物保留法(BayerischesDenkmalschutzgesetz–BayDSchG),北萊茵威斯特法倫邦(簡稱北威邦)的法條為1980年頒佈的北威邦紀念物保留與保存法(Gesetzzum Schutz und zurPflege der DenkmälerimLande Nordrhein-Westfalen )。

至於紀念物列冊方面,筆者曾於2014年各邦詢問所登記的紀念物的個別數量總表,整理以下表格:

表一:2014年德國各邦已登記紀念物列表(作者)

由表格的分類可以瞭解,每一個邦列冊分類的方式不同,這與每個邦保存專業人員的編制有關。列冊最多紀念物的是巴伐利亞邦,Mecklenburg-Vorpommern邦的考古遺址比建築紀念物數量多。

若要瞭解整體德國紀念物列冊的流程,可以針對某個邦的列冊方式研究後再對照其他邦的方式,更深入瞭解各邦的作業流程,即使各邦流程不盡相同,但行政程序大同小異。筆者曾於萊茵區景觀協會(LandschaftsverbandRheinland,簡稱LVR,為北威邦的官方保存機構)工業文化遺產檔案館實習,建檔的檔案是一堆票卡,上面有已登記紀念物的照片,描述,與最後登記內容,筆者的工作是檢查列檔紀念物票卡最後登記時間,如果最後一次紀錄年代過於久遠,就必須再去現場檢查一次,更新紀錄。

巴伐利亞邦有足夠的資源,因此開發的巴伐利亞輿圖,將紀念物地區與範圍放在輿圖中,圖為以慕尼黑為中心的紀念物分布圖。(BayernAtlas)

德國指定紀念物是做紀錄,沒有分級,也沒有因為等級較高可以拿的補助就比較多。世界文化遺產與一般紀念物在德國的差異在於,世界文化遺產還有歐盟主管機關,得到的補助相對比較多,一般紀念物的主管機關就只有德國政府。德國政府基本上不負責主動提供金援。若紀念物需要修繕費用,主要是屋主負責,若屋主無力處理,就藉由集資籌措修復金,集資由德意志紀念物保留基金會(Deutsche Stiftung Denkmalschutz)負責。每個建築物的屋況亦不同,如果屋況良好的某國王度假別墅,那只走指定的程序,由專家現堪確定屋況良好,則不需要資金進行修繕。

文化單位機關對於紀念物擁有者的態度是專業諮詢。也就是如果屋主的房子被列為紀念物,但屋主不想被列,屋主有權力找律師與政府單位協調被認定的狀況,與之後的權利義務,讓屋主知道如果被列的話,會得到政府單位什麼樣的協助,在認定屋主無力自行修繕的情況下,協助屋主申請補助。

北威邦著名的是工業文化遺產(包括魯爾工業區),因此出版工業文化(Industriekultur)特色雜誌,讓人們關注這個邦的文化資產特色。(Industriekultur)

當已被列冊的房子出現時,屋主可以詢問政府機關如何解決,或推薦建築師。修繕費用由屋主出,因為屋主是房子持有者,本有維持建築正常功能運作的責任,若被指定為紀念物的房子出問題,政府單位可以建議屋主如何修繕不會破壞老房子的歷史價值。這也代表老房子在被列為紀念物時,政府也做了許多資金的考量。

若多年被遺棄的老屋想要列為紀念物並申請補助,官方與專家來勘查並評估屋況與修繕費用,基本上修繕費用由屋主承擔,因為維護建築物的健康與持續使用是屋主的責任,政府提供專業諮詢讓民眾知道修繕的費用。

德意志紀念物保存/護基金會定期出刊物,雜誌內容精美,並提供捐款帳戶。(Deutsche Stiftung Denkmalschutz)

對於屋主與政府責任義務的方面,筆者請教任職在Baden Württemberg邦紀念物保存機關的工作人員,其他邦的方式可能不太一樣,必須再深入研究。

德國沒有地震或颱風,老房子的損毀問題大部分是缺乏照顧,不過經常也有意外,例如雷擊或颶風。若急需大量資金維修,德意志紀念物保留基金會便幫忙集資。基金會主要工作為集資,辦刊物,讓大家關心德國紀念物的現況與告訴大家哪些危老建築需要資金,舉辦教育推廣活動,不定時販賣精美紀念品或聖誕節紀念卡片讓大家注意到紀念物的美。基金會雖然看似非官方但經常支持政府所倡議的保存活動,德國紀念物保存日活動由基金會負責,紀念物保存獎的選定與頒發也由基金會推廣。

因戰爭而損毀的Dresden婦女教堂就是由教會與民間集資所重建,為了市民的共同記憶與城市景觀,婦女教堂重建集資一直進行,即使集資行動也被許多相關領域學者所否定,最後仍以最美的樣貌呈現在易北河最美的一角。柏林皇宮重建也是民間集資的代表,由於許多現實考量,柏林皇宮集資重建主要是正立面的重建,其他立面幾乎是幾何單純化做收尾。有學者批評,捐獻者以為是重建整個皇宮所以才捐錢,現在知道只是正立面的重建,讓重建的美意大打折扣。目前德國報導對於柏林皇宮重建也是持保留態度,對保存等相關領域的人來說,重建結束後,才是討論重建價值的開始。 德國紀念物保存史有其歷史脈絡,本文介紹其背景與執行方式,讓台灣人對德國乃至於紀念物保存有更深一層的瞭解。

包浩斯創校者Walter Gropius在Dessau的故居,因戰爭而損毀,曾經被構築成一般民房,但因為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因此民房又拆除重建。新建則以抽象,簡單線條處理這棟具歷史意義的故居。(作者)

0 留言
0

相關報導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