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街頭巷尾 風月沙卡里巴

風月沙卡里巴

by 家永 時

大隱於市的街屋們 – 迷宮街巷篇系列【 圖文|NaNa通 】

    府城的盛り場(さかりば,音Sakariba)與新町相鄰的地理環境,在日本時代分別作為飲食及特種行業之處,呼應飲食男女的城際風貌。

    盛り場為日文,在地人以漢字轉譯”沙卡里巴”,意思是飲食店、商店及娛樂設施的集中之地,位置在中正路以南,海安路一段以東,友愛街以北,西門路二段以西的街衢範圍內;新町為遊廓場所,當時日本人為便於管理,將許多經營特種行業的貸座敷(妓院)集中於此,位置在康樂街、大仁街、大智街、大勇街一帶,現今已沒有特種行業在此經營。

圖一

    風月沙卡里巴的街屋見學由正興街的小廣場出發,在小廣場西面的小巷內,首先見到由大片板岩面磚的圍牆,不對稱門柱及門楣為藝術裝飾風格(圖一),是戰後現代街屋一種崇尚自然粗曠的表現手法,再往巷內深處走,發現這棟圓角方框窗戶的透天厝,除了圓角方框窗戶,小陽台也以圓角處理,呈現一番柔性視覺(圖二),小巷一個轉折,可見有著紅色木門、米白色的門柱、門楣的小庭院透天厝(圖三),門柱採不對稱作法,大門整體為為藝術裝飾風格。

圖二
圖三
圖四

    過中正路進入”雞朝”的矩陣小巷,雞朝具當地耆老表示,這裡也是沙卡里巴擴張的一部分,至於雞朝之意,一說是曾為養雞場所雞寮,另一說是房子小小一格一格的,人住在裡面有如養雞一般。沙卡里巴的雞朝區域,由方形量體形構的臺南市第四信用合作社運河分社(圖四),大氣單一的方框窗,框內再交織為小窗,整體呈現方形的視覺對話,本建築西側的兩層樓木屋(圖五),戰後初期曾經營茶店,是當時人們來此休閒的記憶場所,斑駁的白鐵招牌還可見茶室店名為”菲律濱”,提供服務有”音樂””喫茶”(圖六)。從台南古根文旅後方的穿廊走至友愛街,原為遠東旅社的這棟台南古根文旅(圖七),立面樓高四層,一樓為騎樓二至三樓以水平帶窗表現,右側獨立一垂直窗,左側屋角設置陽台,方形組合及空間使用相當有變化。折返回沙卡里巴通過摸乳巷至飲食區,榮盛米糕、赤崁棺材板、專賣香腸熟肉的阿財點心,見證著沙卡里巴小吃的記憶,是仍在此處難得的現役點心店!

圖五
圖六
圖七
圖八

    通往新町途中小巷有長距的水平遮陽條店舖住宅(圖八),大面兩層樓雨淋版日本町屋風的民宿青田居(圖九)。新町區域有被漆成白色藍柱的現代風別墅,方形大陽台為建築焦點(圖十),本建築牆面原為土黃色。大智街及大仁街街口東南側的停車場(圖十一),原為台南新町著名料理店”新松金樓”,新松金樓為一別緻的藝術裝飾式樣(artdeco)建築(圖十二),也是日本時代台灣民主運動的重要歷史場域,臺灣工友總聯盟第二次代表大會,舉行的場地就是在此處,可惜的是本建築已於2005整棟拆除,實為台南文化地景的一大損失。

圖九
圖十
圖十一
圖十二

    大智街上一棟以垂直條作立面表現,視覺上相當俐落(圖十三),不遠處街道上有側邊階梯式三層透天,連接一層有牆頂連續三角飾的店舖(圖十四),構成一處懷舊景緻。

圖十三
圖十四

    盛り場與新町遊廓,場域風情早已物換星移,留下的實體記憶甚少,戰後初期的現代建築直至更近更新穎的建築,慢慢消磨一個時代的場所記憶,或者在徒留名稱之前,風月沙卡里巴這兩個區域還有保留當代小風景的選擇。

*(圖十五_ 2020_大隱於市的街屋們-迷宮街巷篇_1112_風月沙卡里巴_見學地圖)

圖十五
0 留言
0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