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街頭巷尾 西外城兌悅門經大西門舊址往南順行至南門段城垣殘蹟

西外城兌悅門經大西門舊址往南順行至南門段城垣殘蹟

by 家永 時

<徒步臺灣府城城周一圈 系列二>

【 圖文|NaNa通 】

    臺灣府城正城城周約8公里左右,由西外城兌悅門出發經正城大西門舊址(西門路二段、宮後街路口)、小西門原址(西門路一段747巷前)到大南門與南門段城垣殘蹟(樹林街二段臺南女中圍牆),作為西外城與正城西南城垣的徒步見學,這一段是清國時期府城人口密集、商賣繁盛的區域。

圖一

圖二


    兌悅門是目前西外城僅存的三門之一(圖一、圖二),另兩門分別為北邊拱乾門及南邊的奠坤門。話說1804年(嘉慶九年)蔡牽的艦隊抵達臺南鹿耳門進行侵擾,三郊怕海盜蔡牽進攻府城,隔年自掏六千兩銀子,三天內完成了從小西門經鎮海營到小北門長約3.48公里的木柵,這是西外城的前身。

    兌悅門及老古石街流傳著「城弓街矢」 (或弓城路箭)的傳說:府城三郊為了對付日益強盛安平洋行而設下風水。西外城兌悅門及城牆呈彎弓之勢,城門內石子所鋪成的道路,則有如箭矢射向安平,安平的買辦知道此事,設置兩個石將軍來制衡。但安平的開港年代,是清國於1864年(同治三年)所簽訂的天津條約後,英國商人在 1867年(同治六年)開設了德記與怡記洋行,之後外國洋行才陸續在此設立據點。西外城兌悅門是在1836年(道光十六年)完成,當時安平還尚未有洋行進駐。這傳說似乎有點先射箭再畫靶的意味。

     1865年遠從英國蘇格蘭來台灣宣教的馬雅各醫生,在府城西外城看西街開設的醫館兼佈道所(仁愛街43號),雖然受當地守舊勢力反對只存在23日,卻是基督教在臺灣的起點,1868年12月底,走避打狗旗後的馬雅各醫生再度返回府城,並在二老口街(今衛民街與北門路一段,台南啟聰學校附近)租得許厝舊樓(今新樓醫院前身),重新開始醫療及傳教工作。

圖三
圖四
圖五

    來到西門路二段、宮後街路口,這是昔日大西門的所在地(圖三),一說府城大西門城內外街肆繁榮房舍店鋪比鄰緊湊,因而未留下整體正面照片。往南行至小西門圓環,東南綠地有小西門遺址石碑(圖四),其實小西門原址要更往南一些在西門路一段747巷前(圖五),1970年因道路拓寬緣故,小西門遷建到成功大學。經過新光三越西門店轉往向東的樹林街二段,前方是寧南門所在的大南門公園。大南門又稱寧南門,是臺灣現存唯一有甕城的城門(圖六、圖七),主城門樓在戰後以鋼筋混泥土重建。早期大南門外一帶古地名為桶盤淺,亦稱作桶盤淺墓園。1928年(昭和三年)日本政府計畫廢除約十九甲的墓地,改建成綜合運動場使用,但遭到民眾反對,文化協會臺南特別支部的幾位成員洪石柱、侯北海、莊孟侯、盧丙丁等,因舉辦公開演講反對此事,而遭到政府當局關注、警告,甚至逮捕,稱「台南廢棄墓園事件」。

圖六
圖七


    另外赤崁樓庭園的九座贔屭碑,日本時代曾因臺灣博覽會放置於甕城內展示,而九座贔屭碑是乾隆皇帝表彰福康安平定林爽文事件有功,鐫刻十座贔屭碑送到府城。運送中因一隻贔屭不慎在台江處落海,最早置於福康安生祠內只有九座,而一座假龜真碑的龜碑置於嘉義,日本時代1911年(明治四十四年)落海的贔屭被發現, 之後被移往南廠保安宮放置。城門旁有模擬木柵城垣的意象(圖八),大南門碑林中存放楊廷理所立之「改建臺灣府城碑記」,記載府城成為三合土石城的歷史。     南門段城垣殘蹟(圖九) 城垣呈東西走向,是保存較長的一段城垣,一直為臺南女中圍牆的功能,因緣際會地被保留下來,成為可觀察府城城牆恢弘氣勢的見證。

圖八
圖九


0 留言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