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街頭巷尾 吹燈婆

吹燈婆

by 周 鼎國

【 文|周鼎國 / 台灣妖見錄 作者 】

文學地景:水仙宮、度小月擔仔麵、魯熟肉、住吉秀松宅第、台南市消防博物館

緣起

    明治三十年(西元一八九七年)一位商人從日本內地廣島來到台灣謀求發展的年輕人到了台南,原本躊躇滿志想來到南方新領地發展的他被同樣是內地的同胞騙光了所有積蓄只好當起了浪人流落在水仙宮一帶靠著當地一位相依為命的祖孫麵攤的救濟而活了下來。

台南水仙宮市場本故事的發生地

水仙宮的擔仔麵與魯熟肉

    話說當時的水仙宮是個相當熱鬧的市集,在這邊人來人往的市集裡有一位年約五十左右的婆婆在廟口旁擺著一個麵攤,她每一天一大清早就從家中推著麵攤車前往水仙宮廟口前擺麵攤,婆婆名叫罔市,另外在她的身後有一位可愛俏皮的小女孩那就是她的孫女小竹。小竹今年才三歲左右,正是活潑好動的年紀時常黏著相依為命的阿嬤轉來轉去。

台南水仙宮
度小月擔仔麵

    小竹的母親在她生下來時難產死去,而阿公與爸爸又因未在五年前本島人反抗日本軍時不幸死於蕭瓏(今台南佳里鎮),日本軍因為有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在此遭到當地反抗義士的刺殺而進行了對當地人的報復性屠殺,所幸在那場屠殺前的一晚罔市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小竹跑到台南府城前來投靠親戚避免了戰火活了下來。在親友的幫忙下於水仙宮這裡擺起了麵攤賣起了擔仔麵與魯熟肉。

    一個簡單的竹擔,左邊是行動的炭爐上面放著煮熱湯的鍋子,右邊則是碗筷與一些已經簡單滷過的熟肉。在罔市對面有一個叫洪仔也是一樣賣吃的,說起這兩人雖然是同行,但是彼此卻相處得相當融洽,洪仔常常會買個零食給小竹仔吃,而彼此還會互相幫忙顧攤,而這位洪仔就是後來開創擔仔麵有名的芋頭伯仔。

    洪仔總是起得很早就揹著竹擔一邊「黑呦~黑呦」從家中揹著竹擔來到水仙宮擺攤位,不過他只在安平碼頭比較少貨時的小月來賣麵。他賣麵都先卸下竹擔放置固定位置後,先走到水仙宮拜拜,感謝水仙尊王保佑一家老小平安無事。接著就將矮竹凳卸了下來給客人當座位。然後跟店家買點水接著蹲下來點火炭,火炭燒了起來再看火焰燒得有沒有旺,等水滾了之後就可以下麵開始煮麵。

新店魯熟肉的老攤

    而一旁的罔市嬸阿,主要是賣魯熟肉,簡單的豬腸、豬肝、氣管、豬頭肉、豆干、筍絲等等在地人燙小菜。芋頭伯仔下麵功夫手路很好,用竹簍放入黃麵下鍋,煮幾分鐘再拿起來泣泣ㄟ甩竿水分反扣倒入碗中,然後拿出一鍋香噴噴的肉燥用一匙連汁帶料澆在麵上,在放上一位煮好的火燒蝦仔,兩者交融之下散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肉燥香,這味道吸引了許多府城人來到水仙宮必吃的擔仔麵。而罔市嬸阿則是切熟肉的高手,在客人點起小菜時,在大鼎邊拿起熟肉算了算價錢後,拿起刀切了切放在盤子上,淋上一點特製醬油膏和薑絲,由小竹端去給客人桌上食用。

台南魯熟肉攤

   罔市嬸的魯熟肉與芋頭伯的擔仔麵在當時的水仙宮廟口可是響叮噹的老饕美食,很多人一大清早就是來水仙宮廟口吃早餐,而這兩家生意相當好。只是當時的罔市魯熟肉消失在歷史之中,獨留了洪芋頭的度小月擔仔麵。

有溫度的那碗麵

    話說有一天水仙宮的早市即將結束,有一位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年輕人走路搖搖晃晃哼著聽不懂的外地歌曲在水仙宮的角落靠牆坐下。隨後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趴著睡了起來,不時還有一些飛舞的蒼蠅在其身上飛來飛去。睡了一會兒像似乞丐般的流浪漢肚子又餓了起來,但是流落在他鄉的他身無分文,只得鋌而走險偷東西吃,但有一次失手被當地市場圍事者逮到痛毆了一頓,在危急之時罔市嬸阿跑了出來解圍….

罔市嬸:「好啊啦~~好啊啦~~不要再打他了啦!他吃麼我幫他付錢可以了吧!」

    此時被追著打得秀松用雙手緊緊抱著頭,而圍事的還踢了他一腳吐了口水。

幾名壯漢看罔市嬸出面收下前後紛紛離去。

圍事角頭:「幹,死賊仔埔這次算你好運,下次別再讓我遇到!我們走!」

    角頭狠狠的瞪了被打倒在地的秀松。然而壯漢紛紛離去之時,小竹緊緊拉著阿嬤的衣服躲在她後面看了看這名流浪漢。罔市走了過去看了看他問到…

罔市嬸:「少年仔,有沒有怎樣?」

    只見這名流浪漢站了起來轉身不發一語走到街頭的角落坐了下來。看了看罔市嬸搖了搖頭…

罔市嬸:「難道是啞巴嗎?看他這樣可憐做乞丐,應該是餓了很久,不然煮一碗麵給他吃好了!」

    罔市嬸走回了攤位再次點燃火炭,用扇子扇了扇等水滾了下了一碗切仔麵,簡單的黃麵加上清湯,放入少許蔥花與肉燥。罔市嬸用好後端著朝向這名流浪漢走了過去說….

台南名麵度小月擔仔麵

罔市嬸:「來啦!這碗麵就給你吃啦!少年仔只要肯打拼那怕是一時落魄也會出頭天的喔!」

    秀松聞到了那麵的香味,抬頭看了看眼前像似自己媽媽模樣的梳著高高髮髻本島人女子,他接過了這碗麵拿起筷子西哩呼嚕吃了起來,當麵一入口的當下他的淚水從眼眶不斷流了下來並用日語說…

「舞麥~~~舞麥~~~~」

    在一旁的罔市嬸邊看著秀松吃得那麼急促,邊告誡他說…..

罔市嬸:「吃慢一點…..吃慢一點….別去噎到了!」

    罔市嬸笑咪咪地看著他,因為她心地善良篤信佛教,相信人要盡力而為幫助弱勢的人,伸出援手去讓他們能夠再次站立起來獲得重生的機會。待吃完麵後,罔市嬸從口袋拿了一個錢包給秀松說….

罔市嬸:「這是一點點錢,你就拿去做點事,重新作人,這錢不用你還,就當是我送你的。」

    秀松起初不敢收錢,但是看著罔市嬸那發自內心想要幫助自己的眼神,他收下了,他連忙向眼前的恩人行鞠躬之理,並隨後告訴她說….

秀松:「多謝!」

    秀松離去頻頻回頭,因為有了這一點錢,他的人生將有了新的開始機會,他的一生有了轉機。而站在阿嬤後面不遠處的小竹,看流浪漢走了之後趕緊撲了過來,罔市嬸抱了抱她說….

罔市嬸:「小竹,妳要記得當妳有能力之時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此時後面水仙宮的天公爐煙冉冉升起,在廟裏面的香還不遠處作在案桌上的水仙尊王神像靜靜的看著一切。

台南水仙宮水仙尊王像

恩人離世的震撼   

    話說就在秀松離開水仙宮後,他找到了投靠的地方。因為台南府城開始從戰爭後復原需要一些建設人力,所幸秀松遇到了一位來自內地的好老闆,他本人辦事也相當勤奮努力,跟著老闆在南台灣承攬了許多台灣總督府的工程建設,賺了不少錢,並在明治三十四年(西元一九零一年)在台南市花園町創設了「住吉組」自己承攬了許多工程賺了一點錢。

    當他靠自己能力積累了一點財富之後,某天他想起了一切都是在水仙宮前麵攤的婦人相助才有了今天,做人必須要感恩答謝恩人,於是他買了許多禮物,拉著車打聽了水仙宮的位置後,一人拖著板車前往水仙宮。就在快到水仙宮前遇到了火災,當地人不斷喊叫著…..

路人:「火燒厝喔~~火燒厝喔~~~趕快提水救火啊!」

    一邊聽到不遠處敲著銅鑼乒乒乓乓的吵雜聲看著眼前幾間厝冒出了熊熊火焰,那黑煙直衝天際,木造的房子劈哩啪啦的燒了起來一棟連過一棟。秀松趕緊放下了板車跟著幫忙去救火,只見火勢越來越大旁邊人囔囔大叫說….

路人:「還有罔市嬸跟她的孫女還沒跑出來啦!趕緊ㄟ啦!」

     秀松趕到了現場看見二樓街屋燒得正旺,有一熟悉婦人身影緊緊抱著孫女在顫抖著說道…..

罔市嬸:「不用怕~~不用怕~~阿嬤在這裡保護著妳,天公伯一定會救小竹活下去的。阿嬤秀秀。」

    小竹哭得唏哩嘩啦緊緊抱著阿嬤,罔市嬸知道自己此節逃不掉了,但是孫女還小她不應該在這裡就跟著自己一起死去,於是她用顫抖的雙手合十膜拜內心祈禱著….

罔市嬸:「神明保庇,請妳救救我的孫女!」

    不一會兒突然出現了一位壯漢拿起棉被衝進了正在燃燒熊熊大火的罔市嬸家中,在濃煙之中看見了希望她聽見了那個男人的聲音,一個男子正在喊叫著她

…….

「罔市嬸~~~罔市嬸~~~~」

    當她睜開雙眼她看見了樓下有一個男子正張開雙手大叫著,不過眼前的大火過於猛烈讓其無法在靠近,罔市嬸脫下了自己的外衣將小竹包覆住綁了起來。她最後摸了摸那童稚般的小竹臉頰說道….

罔市嬸:「小竹,妳要好好活下去!」

    罔市嬸接著抬高了小竹用力地朝那男人的地方丟了出去,秀松接住了那小竹抱著她衝出了火場,隨後又衝了進去只見在最後的剎那他看見的是一位跪在二樓板上雙手合十祈禱的罔市嬸,只見他罔市嬸看了看秀松擠出最後一點微笑說道….

罔市嬸:「感謝你救了我們家唯一的香火,真感謝!南無阿彌陀佛…南無….」

    秀松想要上樓但是火焰燒毀了樓梯,他只得在退回一進的地方想著救罔水嬸的方法,但不一會兒大火吞噬了整棟樓房罔市嬸發出了一聲大叫….

罔市嬸:「哇~~~~~哇~~~~~」

秀松:「卡桑……….」

    就這樣罔市嬸活活的燒死在秀松的眼前,之後火災在眾人提水桶接續搶救之下熄滅了,秀松到了火災現場為了尋找罔市嬸,他徒手撥開了燒毀的還冒著陣陣熄滅有點微燙的已燒毀的樑柱,他找到了罔市嬸那已經成為一副焦炭的身體,他呆呆地站立在那,隨之大吼大叫著….

秀松:「為什麼?為什麼?」

    當吼叫聲過後癱軟跪了下去抱起了罔市嬸的遺體走向外面,此時吹起了強勁的北風將罔市嬸的遺體在秀松的手中消失殆盡成了灰燼。那男人的臉頰不斷湧著淚水,他對恩人死在自己眼前之是終身無法忘懷,所以他盡力的照養小竹長大成人並找到了好婆家,這是後話。

台南消防之父 住吉秀松像
住吉秀松宅
台南消防博物館複刻版住吉秀松之墓碑

台南市消防組的成立

     恩人在自己眼前被活活的燒死,秀松接連好幾個月無法釋懷,每天買燒酒喝得醉醺醺的,因為他無法無法接受這活生生的事情,只要清醒著他就想起了這件事,一下子哭,一下子笑,連工作都索性放棄不做了,一個人醉醺醺的坐在椅子上打呼睡著了……

    此時他做了一個夢,他看見了他在自己家中的一盞油燈,有一隻貓追老鼠衝了進來不甚打翻了油燈,那火焰將燃燒房子之際,有一位化作白煙的婦人身影在黑暗中浮現,並朝那火焰吹了一陣冷風過去,那原本的火焰消失了。只見那婦人的身影像似已經死去的罔市嬸,他跑了過去但是罔市嬸卻離他更遠,他跑得氣喘吁吁跪在了地上。而罔市嬸卻出現了在他的身邊一樣用慈祥的眼睛看著他,並對他說……

罔市嬸:「秀松,別因為我的死,而放棄了自己的人生。你還可以幫助更多的人活下去,活著,就有希望。」

    秀松再次哭了稀哩嘩啦淚流滿面,雙手撐著地板不斷懺悔地說道….

秀松:「如果….如果那一天….我提早到….我就能夠….救….妳,妳就不會….活活被燒死了…..對不起!」

    秀松舉起了右手不斷擦拭著眼淚,他緩緩地提起頭來看著眼半似透明的罔市嬸身子表達自己的懺悔。此時的罔市嬸越來越透明,她一樣用充滿溫暖的心看著秀松說道…..

罔市嬸:「秀松,明天你到水仙宮去你就會知道了…..」

台南吹燈婆畫像

    說完之後罔市嬸不見了身影,而秀松也醒了過來。隔天一大早他一人來到那曾經接受恩人之惠的場域,此時吹起了一陣風,有一張號外的報紙飛落打中了他的臉頰。他用右手拿起了這張紙,看見了東京消防組成立的消息,他仔細的看了看報導內容後轉身離去。而坐在水仙宮案桌上的水仙尊王靜靜地看著一切…     從那天之後,秀松將自己所賺到的錢投入了台南市消防組的成立與相關器具的添購與建置。讓台南的近代化消防建設立下了功勞,拯救了許多生命。這個來自廣島的男人名叫住吉秀松在台南市壯闊波瀾的一生,他的生命之火在昭和三年(西元一九二八年)十月八日熄滅……聽說他後半生常對新進的消防組年輕人說著一個吹消婆的故事,而這故事的主角是誰他一輩子也沒說….只是靦腆的微笑告訴問他的人…..她,永遠活在我的心中也活在這塊土地上。END

台南消防博物館

0 留言
5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