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評論 一柱清香祈願平安

一柱清香祈願平安

by 閒閒罔哺豆編輯群

【 文│林淑卿 記疫日 2021.6.1 】

人生七十才開始的大哥,由衷順從自己的心念走,在COVID-19(新冠病毒)嚴峻時刻,承擔起菊島小赤村「蜩鳴宮」廟公一職,無償處理公廟大小事。

「蜩鳴宮」源起於清朝乾隆十八年(西元一七五三年),公廟內供奉主神溫府王爺。從小在廟埕聆聽耆老述說廟宇所在地,是菊島著名的「暗蛄蠐」(黃蟪蛄)穴。生命堅韌的「暗蛄蠐」,棲息在防風林繁殖衍生,每年農曆五月,蟬鳴悠悠,聲聲悅耳動人,猶如天籟之音,故建公廟名為「蜩鳴宮」。

每年公廟元宵「乞龜」過後,村人會筊杯問神明,何時適宜抬轎遶境?今年溫府王爺擇於農曆元月十七日正午,村內百民信眾,及旅外村民返鄉參香祭祀,奉請主神溫府王爺、太子爺、虎爺……分坐四頂神轎,全村遶境除瘟祈福。

「蜩鳴宮」是村民的信仰中心,守護神地,從去年初COVID-19(新冠病毒)肆虐那天起,香火一點也不稀落。

小赤村人口稀少,百分九十五是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家,鰥、寡居多,日常活動範圍,不外乎自家庭院附近,最大的樂趣就是串門子。本以為安,料想不到出個大門竟要配戴口罩;摸過東西的手,也要酒精消毒,無法群聚聊天,習慣呼吸帶有鹹味空氣的菊島老人家,一時無法適應,有種失去自由的惆悵感,也體會不出一個流感,有可能就是瘟疫下的受害者,更甚的是,演變為生命的停止點!

  疫情下的他們,獨孤的老人亦加孤獨,脆弱的心靈,受到極大的衝擊,選擇足不出戶。深怕人生的末尾,無法跟親人一一告別,向自己的生命道再見!

家中有位九十多歲的老爸,大哥特別擔憂。防疫政令開始實施,第一類八十五歲以上老人先施打疫苗,多家新聞台,昧著媒體人該有的良知,語氣聳動,文字煽情,情緒勒索全台的老人家,讓他們處於恐慌不安的氛圍中,而不敢打疫苗。大哥囑咐老爸少看政論節目、新聞報導,畏懼他被洗腦,心慌意亂,胡思亂想,影響心情與睡眠。

六月十七日午時,手機一直叮咚叮咚~響不停,是姪子在家族LINE群組貼文 :

「收到衛生所施打AZ疫苗通知,阿公被安排在明天下午三點,需攜帶身份證、健保卡雙證件跟印章到場。新聞媒體報導,至目前為止,有十二位老人因施打疫苗不適身故,不知大家對阿公去施打疫苗有什麼意見?」

「老爸,有慢性心血管疾病,不要打好了!」

「阿公,沒有在出門不用打!」

「不打染疫風險很高!」

「疫苗本身就是病毒,如果身體撐不過,也是有風險!」

「之前阿公有跟他提起,老人家打不打無所謂,但家裡有小孩,為了大家,阿公會去打!」姪子回應。

「很多老人家不是出門被感染,都是親友帶回家的!」

「小孩也是!」

「帶回家交互感染的更毒!」

「如果怕副作用,可以等國產高端疫苗!」

「等醫生評估後再決定!」

「我們尊重阿公的決定!」

「阿公請回答!」

「阿公是大家的,打與不打大家都擔心!」

「機率上打的風險小於染疫,目前全台有超過十多萬老人施打,十二人死亡,萬分之一的機率!」

  大家討論正熱絡,拿不定主意時,老爸上傳了一張照片,手臂彎曲四十五度,握著拳頭的勝利姿勢。

「怕什麼?沒什麼好怕的!」受過日文及華文教育的老爸隨即貼文。

「阿公不怕,阿公威武!」

「阿公霸氣!」

「阿公有日本武士精神!」

「阿公英勇!」

住家離公廟只有一路之隔,大哥每天早晚,打掃、清潔大廟內外後,即刻於眾神明前,點上一柱清香,把祝福透過輕煙裊裊直達天庭,祈願眾神保佑村民老老少少平安、健康,安然渡過這場世紀大瘟疫,一個都不能少!

0 留言
0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