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評論 一場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的戰疫

一場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的戰疫

by 閒閒罔哺豆編輯群

【 文│林淑卿 記疫日 2021.5.31 】

五月天,住家運河對岸,嫣紅鳳凰花正茂,心有戚戚焉,懼聞驪歌響起。中旬,中央疫情流行指揮中心宣佈COVID-19日趨嚴峻,全國進入第三級防疫,我的日常生活秩序,出現一串亂碼數字。

翌日,我就接到長照中心的關懷電話訪談,叮嚀儘少外出,介紹居服員屬第一線社福人員,已經打過AZ疫苗,進出大樓會掃瞄實聯制QRcode,出入以酒精消毒,配帶護目鏡、口罩、手套;萬一疫情進入第四級,居服員就必需停止服務,會造成那些不便,以及雙方該採取那些應變措施等等,例如會請居服員教導如何上uber eat點餐外送,臨時有緊急事件,可以連絡服務中心。

這通電話,彷彿開給我一貼鎮定劑!

從庚子年初到辛丑年,世界各地受COVID-19的荼毒,根據JHU CSSE COVID-19 Data(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系統科學與工程中心)資料顯示,目前死亡人數來到三百八十多萬人,謂之第三次世界大戰也不為過。以前是青壯男人穿著盔甲,扛著槍炮上戰場。這場疫戰,卻是男女老幼,老弱婦孺,無人倖免,不得不上一場看不見敵人的戰役,只是戰備換成了口罩、酒精、疫苗……。

每一次出門,有如打一場保衛戰,我的包包裝有基本配備,醫療口罩及布口罩、75%噴式酒精、乾濕紙巾、筆、大框眼鏡、尖狀小木筷、洗手乳,回家第一件事除了洗手,就是速閃進浴室梳洗換裝。

此刻,鮮少步出大門,深畏自己成為防疫破口。

所有的學習課程,全因疫情而停擺,我的日常生活,一下子多出好多放空時間。人的自律行為難控,剛開始生活頹靡,日夜顛倒,一句「停課不停學」口號,一棒打醒我,開始安排自己的防疫新生活。

首先三餐自己料理,幾乎不外食,學習照表操課,練歌、瑜珈運動、畫畫、室內花園照護,欣賞花草生命的成長與再生,來療癒被禁錮的軀體。

跟成大學生的交流,也改成Google Meet會議線上討論,議題討論針對COVID-19疫情,對身障者會造成那些生活上的障礙;土道公民寫作課程也採取線上教學,也給自己安排一日一劇的腦力激盪愉興節目。

一星期二天的居家服務照舊,自己採取換位思考,站在居服員身為人母的角度,減低她處在疫情風險中。於是調整自己購物習慣,把市場購物改成超市或線上購物,蔬菜採買可久放為首選,暫時不購買外食,代拿藥或與人接觸的事項一律延緩,居家窗戶全打開通風,保持室內空氣對流順暢。

同時拒絕觀看來路不明的網路疫情貼文,除了中央疫情流行指揮中心發表的新聞外,就是加入居服員提供的衛生部疾管家LINE群,了解疫情發展。

每日一問,早起跟家人互道平安,保持關心及連繫,獨身在外的我,在這非常時期,報平安是件很重要的事,家人安心,自己也放心。

這場公衛保衛戰何時結束?沒有人知道!但,我們都知道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同島一命,公衛的執行效果如何?決定了這場瘟疫戰役的延場賽時間,公民覺醒力量多大,削弱疫情蔓延就有多強!

0 留言
0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