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評論 醫護防疫的心內話

醫護防疫的心內話

by 閒閒罔哺豆編輯群

【 文│歐陽喆 記疫日 2021.6.14 】

輪到正門口防疫班,穿上薄薄的防護衣、戴上口罩、乳膠手套,再罩上防護面罩,就整裝待發了!

之前輪值過的同事說,穿上會全身發熱、下線時還似乎中暑般的嘔吐數次。所以今天特別穿了排汗衣來應付這種預期發熱的感覺,剛套上時,覺得同事說得太誇大了啦,但是三分鐘後,汗真的立即流了下來,原來它的材質有點類似雨衣般悶熱,忽然貪圖起門口灌進來的風,真是太涼爽了!

通道路線是用紅龍圍起來的,有些人進來之後,又要往回走,好像是在走迷宮,有個通道是要讓輪椅的經過,必須要先將紅龍卡榫拔起來,一開始並不知道如何把紅龍卡榫拔起來,駐警說往下壓就可以了,接下來幾個輪椅患者要過,我都主動開啟紅龍,讓他們過去,他們都抱著無限的感激的語調道謝。

「呵⋯我沒做什麼呀!」心裡想著。

不知道是很久沒有站那麼久,一度覺得腦部好像缺血,快要昏倒的感覺,趕快往後扶著椅子,駐衛警也說找時間休息呀!「後面有椅子!」我說:快要下班了!「沒關係!」他說:怎麼跟我的毛病一樣啊!

快要下班心情特別的興奮!「呵呵⋯⋯毛病一樣!」

另外有些人想要上廁所,但是他沒有陪伴證!有些人說他得癌症,還把帶血管子露出來給我們看,說他要下去買營養品,但是他沒有陪伴證!

有些人說媽媽剛住院,他沒有陪伴證!

有時候真的為難到底是否要放行?警衛和駐衛警都一致對著那些很ㄌㄨˊ的人說「你這樣會造成防疫的破口!」說著:沒有陪伴證、沒有檢疫就不可以過去。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老先生,他口中喃喃自語「我要上去看看」,但是他沒有陪伴證,問他是要看什麼?他說:我要看我老婆!說一說又危危顫顫急著找椅子!「我九十四歲了讓我坐一下!」駐警也不是那麼不通人情,主動幫他詢問家人的電話,並協助他聯繫。 最後已經可以很快速的分辨每個人必須走的通道,下班時脫下隔離衣,全身的毛孔似乎已經習慣泡在高溫中,脫下時感覺一陣冷風灌進毛孔,一陣冷意!但內心是滿足的!

0 留言
0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