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在地議題 是誰毒害後壁玉米?

是誰毒害後壁玉米?

by 林 政翰

【 文|林政翰 / 環境行動小組副研究員 】

沿著台一線的縱貫公路行駛,可以在後壁欣賞整片翠綠隨風搖曳的稻田,這裡是稻米的故鄉,也是知名紀錄片「無米樂」的拍攝地點,然而就在這個台南重要的糧倉,藏著過去還沒被處理完的土壤污染遺毒。

去年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在台一線天九興業旁的玉米田空拍時,發現田地就像人頭上長了頭癬,不自然地東禿一塊西禿一塊,仔細觀察田裡玉米的生長情況,發現有異常大的差距,有些正常生長,有些長得特別矮小,有些區塊則是連雜草都長不出來,再拉近發現地上有不明灰白色粉塊及粉塵,粉塊帶著藍綠色的小點,以XRF做篩檢可驗到鉻嚴重超標,這些都是所謂的「不鏽鋼爐石粉」,根當土壤中鉻含量高於50ppm時,就可能造成植物中毒死亡,同時不鏽鋼爐石粉含大量石灰,也會造成土壤pH值升高,這都會導致玉米生長不良或中毒死亡。

而這些不鏽鋼爐渣不僅僅是存在於地面上所看到的,環保局開挖後才真的令人怵目驚心,往下挖淺則一米多,深則有四米多,都填滿了爐石粉,更有一個直徑約五點五米的「鉻蛋糕」矗立於田地(圖一),然而有長出植物的地方並不表示沒問題,怪手一向下挖就發出異於一般土壤的摩擦聲音,原來是傾到的人在上面覆蓋了約三十公分厚的覆土,因此植物能長出來,結果發現超過一個操場大小、地形異常抬升的農地,下面全填滿了三米至五米深的不鏽鋼爐渣。

圖一:直徑約五點五米的「鉻蛋糕」矗立於田地

然而明顯的土壤污染事實擺在眼前,台南市環保局檢測結果出爐後竟是檢測結果皆合格,認定土壤沒有污染,通知農民採收農作物並表示田地可以繼續耕種,後來才又改口要求暫時休耕,為何檢測結果會有如此大的不同?是由於採樣的位置及檢測方式不同,台南市環保局毫無科學根據的將上層30~40公分內被爐渣污染的土壤認定為廢棄物,因此直接避開,選擇更底下的乾淨土壤採樣來檢驗,我們認為要確認土壤是否遭污染不可避開玉米生長土壤的採樣,並且應使用王水消化法來檢測重金屬總量。

可以看到台南社大環境小組使用X螢光分析法(XRF)和環檢所及農試所使用王水消化法來檢測15公分內的表土(圖二),結果是有一致性的,玉米生長良好的區塊重金屬濃度正常,玉米生長不佳的區塊鉻有超過監測標的狀況,玉米無法生長的區塊鉻和鎳則超過管制標準,2009年這塊土地旁曾發生了鉻米事件,當初超翔公司被揭發在這非法大量棄置爐碴,兩者之間必然有密切的關係。

圖二:在玉米無法生長的區塊有鉻和鎳嚴重超標的狀況

從法規層面來看,依《廢清法》任意棄置有害事業廢棄物的業主會要面對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及一千五百萬元以下的罰金,另外在《土污法》對意圖更便土地使用而故意污染者也會處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及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然而台南環保局只以違反《區域計畫法》送辦,是處新台幣六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罰鍰,若罰則和隨意棄置的利潤相比是九牛一毛,開罰後廢棄物也沒有清除的強制力,等於是變相鼓勵業者違法,台灣珍貴的田地將一塊塊淪陷。

台南市政府及土基會始終堅持將上層被汙染的土壤當作廢棄物,而拒絕將其列為汙染場址,若沒有土壤污染那為何玉米會死亡?若沒有土壤污染那為何台南市政府要求地主暫時休耕?若沒有土壤污染那旁邊被列為污染控制場址的國有財產屬土地又是怎麼回事?若沒有土壤污染那台南社大、農試所、環檢所做出來的重金屬總量數據為什麼會超過管制標準?這些問題都顯示沒有土壤污染一說是自相矛盾的,我們強烈要求儘速將其列為污染控制場址,未清除前不得耕作或變換地目,中止這塊「鉻蛋糕」繼續毒害土地。

圖三:田中生長不良的玉米與正常玉米的比較。
0 留言
1

相關報導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