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評論 【笑歌个故事1】:唸歌、聽歌、笑歌

【笑歌个故事1】:唸歌、聽歌、笑歌

by 羅 士哲
笑歌的故事-羅士哲

【 文|羅士哲 / 古意唸歌團團長 】

當我正在想,第一則故事要來寫些什麼的時候,腦海中突然出現了,那個雨中的北投。

那是初秋的夜晚,九月底,天空飄著細雨。新北投公園淺黃的路燈,在雨中蕩漾。我走出捷運站,正要前往附近著名的溫泉街,去泡溫泉。作為一個身在台北的台南人,冷天泡溫泉,是我在北國最奢侈的享受之一。

天冷。水溝裡溫泉熱氣蒸騰,瀰漫煙霧。透過霧氣,我隱約看見,有一群人聚集在公園的草地上,好像在看著什麼表演。我生性好奇,就過去一探究竟。只見一個戴墨鏡的阿婆在台上,抱著一把圓形的樂器。或許是因為下雨,台下的觀眾零零星星,我挑了個位置坐下,想說坐一下再走吧。那時,節目正要開始。

阿婆舉手,快速起落,絃聲響起,故事開演。我還記得,那天唱的是「岳母刺字」。老實說,我並不是聽得很懂。去到北部,有一種很矛盾的心情。一方面,我發現我是朋友中少數能聽、說台灣話的人;另一方面,我發現自己,越來越記不得怎麼說,怎麼聽了。我凝視台上,注心注神,盡力想了解她到底在唱些什麼,卻只能聽懂兩三成。她時唱時唸,時唸時演,演到岳母拉開岳飛衣衫,刺下四字,盡忠報國。不知為何,我的眼淚竟然就這樣流了下來。我明明聽不太懂啊,但眼淚就這樣流下來。原來世間有如此藝術。原來在我生長的土地,就有貨真價實的吟遊詩人。

後來我才知道,當天在台上表演的,便是鼎鼎大名的楊秀卿女士。她所用的樂器,叫做「月琴」(goe̍h-khîm),這種用唱念來訴說故事的藝術,叫做「唸歌」(liām-koa)。從那天起,我彷彿發現了一件此生必須做到的任務,四處找尋學習月琴的機會。然後我才了解,傳統音樂,不只月琴,也不只唸歌,而是一個萬底深坑(bān-té-chhim-kheⁿ)。

我在桃園跟隨楊秀卿女士的徒孫,葉文生老師學習。回到台南,又因緣際會,向楊老師的第一個弟子,歌仔戲大師王振義老師學習。此後,再學習南部特色的南管陣頭,「天子門生」(thian-chú-mn̂g-seng),以及台南特有的牛犁仔歌(gû-lê-á-koa)。在追尋音樂的過程中,我慢慢體會到,精彩的不只是音樂,還有每一個活生生、活在音樂之中的人。陣頭的領隊和成員,樂器的製作者,著迷戲曲的戲精,已成為傳奇的藝師。每一個人,唱的、奏的、聽的,都在把屬於我們的音樂文化,長久的傳承下去。

這個專欄,就要來訴說這些音樂的故事。唱歌,台灣話說「chhiùⁿ-koa」,偏偏台南人很奇怪,一個「唱」字,有四種不同的音:chhiùⁿ、chhiòⁿ、chhiò(音同「笑」)、siò(關廟腔)。我自己從小講「唱歌」,就是講成「笑歌」(chhiò-koa)。有時候跟北部朋友講話,叫人家把那首歌「唱一下」,換來的卻是對方哈哈大笑。其實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呀!

笑歌的故事。歡迎大家一起來唱唱,笑笑,聽聽屬於台灣土地的聲音。

0 留言
1

相關報導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