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評論 【笑歌个故事4】:五六上工尺

【笑歌个故事4】:五六上工尺

by 羅 士哲

【 文|羅士哲 / 古意唸歌團團長 】

西港的東竹林,位於西港街的東邊,曾文溪堤岸旁。過西港大橋後,右轉約十分鐘即可抵達。小小的村莊,百戶上下的人口,卻保存著西港香境內,唯二的兩陣牛犁歌陣之一。三年一科西港香,每當香科期到,東竹林大廟保安宮的廟口,便格外熱鬧。教練帶著小孩們,拿著犁尾、鋤頭、牛頭,傳承數百年歷史的牛犁歌。

我為了採集音樂和舞步來到這裡,有幸看到,日本時代流傳下來的歌譜。抱著既興奮又莊重的心情,翻開裡面的內容,有一首歌,卻讓我差點當場笑出來:怎麼會有一首歌叫「双妻譜」?看看後面的歌詞,意思彷彿可解,卻又總覺得奇怪。這首歌到底是在說些什麼?

在教練和耆老們為我演唱後,我才知道,這首歌,我早就已經學過。甚至,連流行歌都有傳唱。覺得奇怪嗎?讓我一步一步解碼給大家看,看到最後,你便會了解。

双妻,台語唸做siang-chhe,這兩個音,其實根本不是在講娶兩個老婆這類的事。Siang不是双,而是「上」,chhe其實不是妻,而是「尺」。上和尺,其實就是台灣的do和re,這首歌的歌詞,其實是在唱「譜」。

西洋音樂,有do, re, mi, fa, sol, la, ti。對應到台灣的「工尺譜」(kong-chhe-phó͘),則是「上」、「尺」、「工」(kong)、「凡」(hoān)、「六」(liū)、「五」(ū)、「乙」(i)。但在民間,歌曲往往不是用文字來傳遞,畢竟識字的人很少,而是用口傳。傳承下來的,只有語音,沒有文字和意思。在東竹林,這首歌直到日本時代,才由村裡的仕紳吳聰明先生,將口傳歌曲記下來文字。這首「上尺譜」,就被記成發音相同的「双妻譜」。

上尺譜,可是說是牛犁歌陣的入門歌曲。牛犁歌於正式曲目開演之前,往往要先唱一段「頭譜」(thâu-phó͘),曲目唱完,再接唱一段「煞譜」(soah-phó͘)。頭譜和煞譜,時常就演出這首上尺譜。台灣傳統唱譜,不像音樂課裡唱譜那樣,只是充作練習之用,把音正確的唱出來即可。以上尺譜來說,內容有各種抑揚頓挫,轉音的眉角需要注意。說是唱譜,其實已經是正式表演,包含著傳統音樂深刻的底蘊。

這首上尺譜,流傳非常廣泛,牛犁歌陣唱,車鼓陣唱,甚至唸歌、歌仔戲都唱。對跑江湖的人來說,這首歌再熟悉不過,於是,就慢慢演變出各種奇妙的唱法出來,也就是我們講的「歪歌」。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雲林旭陽車鼓的吳天羅先生,和台北的王玉川先生共同創作的「放伴洗身軀」。說到這名字,大家應該多少有印象了吧?沒錯,就是黃西田唱的那首放伴洗身軀。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去點來聽看看。這曲調,其實是從台灣土壤的芬芳中生長出來的土地之歌。

0 留言
0

相關報導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