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評論 臺灣有個好萊塢

臺灣有個好萊塢

by 蘇 蔚婧
臺灣有個好萊塢

【 文|蘇蔚婧 】

2019年金馬獎頒獎典禮有段別出心裁的開場表演。

一開始,出現當年入圍多項大獎,以1960年代白色恐怖為背景的《返校》,影片最後方芮欣與張老師來到電影院,一起看李行執導的《兩相好》(1962)。下一刻,畫面切回舞台,年輕的女孩陪著長輩觀賞《返校》,長輩緩緩訴說昔日記憶。此時音樂響起,時光搖擺回1960年代,接上重返臺語電影年代的音樂劇《臺灣有個好萊塢》,年輕的音樂劇演員用臺語唱出影人的熱血,銀幕同時浮現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王滿嬌、陽明、辛奇、柯俊雄…慢慢地,朗朗上口的「金馬奔騰」旋律帶出了歷屆金馬獎經典畫面,最後,金馬主題曲與新編臺語歌曲共疊,國臺語雙聲交融,為金馬獎揭開序幕。

金馬獎頒獎典禮

這段流暢、愉快、令人感動的開場表演,真正的核心是世代對話。2019的年輕導演徐漢強要與1960年代對話,於是《返校》加入《兩相好》,成為電影中的電影。舞台上,與年輕女孩對話的是資深演員王滿嬌,她即是《兩相好》的演員,更是臺語片出身的影人,作為臺灣電影的活歷史,滿嬌阿姨化身為時光導遊,為年輕人傳接電影記憶。對關注電影的觀眾來說,在金馬獎已成華語電影指標之際,將眼光投向臺語片,是重新定位「臺灣電影」的重要時刻。而以臺語電影為主題的音樂劇《臺灣有個好萊塢》更明確傳遞:臺語片是臺灣庶民歷史、大眾文化的重要資產,更能帶動電影、音樂劇、原聲帶、出版與策展等應用,臺語片可說是當代最熱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認識臺語電影正是時候!

音樂劇《臺灣有個好萊塢》

那麼,如果臺灣曾經有個好萊塢,指的是蓬勃興盛的製片產業,或是加州般陽光充沛、充滿耀眼明星的夢幻之地呢?

先來聊聊製片廠吧。1956年,何基明導演執導《薛平貴與王寶釧》成功後,便在臺中成立「華興製片廠」。當時,懷抱電影夢的臺南新化少年黃煌基看到招考演員的廣告,寄出充滿熱情的應徵信,成為華興製片廠招考的首批演員之一,首部作品即在何基明以霧社事件為背景的《青山碧血》飾演原住民,更以劇中角色名作為藝名,少年煌基從此成為演員歐威,華興製片廠便是歐威的起點。

多產的李泉溪導演在1957年與同業友人合組「金山電影攝影社」,又稱「金山製片廠」,租下臺中市民生戲院搭景拍片,1960年代在霧峰的廢棄戲院重整,包下日月園、新南光等劇團檔期,產製大量歌仔戲電影,楊麗花、小明明等人都曾在他的電影中粉墨登場,是與歌仔戲淵源最深的導演,也是見證臺語民營製片活力的代表人物。

演員歐威
製片廠

有志振興臺語片的林摶秋導演亦在1957年成立「玉峯影業」,並於鶯歌山區興建「湖山製片廠」,首部電影《阿三哥出馬》(1959)就以黑色幽默諷刺選舉文化,可惜遭電檢當局放大檢視,失去原味。而後林摶秋改以文藝故事為主,拍出《錯戀》(1960)、《五月十三傷心夜》(1965),也執導懸疑推理電影《六個嫌疑犯》(1965),從現在的眼光來看,玉峯的影片製作精良,更有不惜成本、寧缺勿濫的格局,雖然片量不多,仍在電影史佔有一席之地。

走出製片場,大部片的臺語電影拍片環境克難,大多利用現成空間就地取材,即便如此,善於應變的臺語影人很快就發現一處拍片的好所在:北投。北投建築多元,中式、西式、日式都有,能滿足不同劇組的需求;有溪流、小山、溫泉、街道,景觀豐富,導演勘景就愛上;更有方便的旅館與交通接駁,可以安頓劇組與演員,是製片省荷包的好幫手。當時的影劇記者就流傳「跑一趟北投,就知道哪部片開拍,哪個明星在軋戲,臺語片近況一目瞭然」。於是,北投變身天然攝影棚,漸漸被臺語片界稱為臺灣好萊塢,至今仍是重返臺語電影重要地標。

其實,臺灣有個好萊塢的核心內涵,就是臺語影壇豐沛的產量與活力,尤其在1962年後幾乎年產百部的驚人紀錄,聲勢強壓好萊塢,堪稱製片大國。這樣耀眼的成績在1969年後因國語片興起而下滑,更在大眾的電影經驗、學界文化界的電影論述裡,形成巨大的斷裂。現在,透過史料開放與電影數位修復,我們有機會重返臺語電影,將空白一點一滴補起來,知道好萊塢從來不在是千里之外的電影國度,而是 MADE IN TAIWAN 最佳寫照!

延伸閱讀:

2019金馬獎 頒獎典禮 | 《有一陣人,追求一个夢》台灣有個好萊塢

(圖片均取自網路)

0 留言
0

相關報導

歡迎留言